deutsch       english       español       français      italiano
      にほんご       nederlandse       polska       português        русский      中国人

捉迷藏的游戏有了结局(短篇小说

Brigitte Neumann


没有风,也没有风。郁郁葱葱葱的夏日草地上,没有一丝一毫的小草,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花儿动静。几只蝴蝶在温暖的阳光下翩翩起舞。

"这里很美吧?" 奥利弗弯下腰来,看向打开的野餐篮子更好。

"你收拾了什么?

?"皮亚转头看向他,笑道。

"你饿了吧?"

"是的----以及怎么做。"

"你喜欢腌羊奶酪吗?还是西红柿配马苏里拉奶酪?还有谷物法棍?"

"听起来不错!我很喜欢什么都有一点。"

皮亚将羊奶酪和西红柿分装在两个盘子里。一股大蒜和罗勒的辛辣味混合着夏日草地的香味。她把面包递给奥利弗。他掰开大块,放在餐巾上。第一只蚂蚁在毯子上爬来爬去拿面包屑。

"你也带了喝的东西了吗?"

皮亚又笑了起来,她从野餐篮子里摸出一个鼓鼓的铝制田野瓶。"是的,我有。"

"嘿,那是我们的食堂!"

这个水瓶一直陪伴着皮亚和奥利弗,当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,这个水瓶就一直陪伴着他们在田野里散步。他们挨家挨户地住在一起,每天都能见到对方。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。当皮亚第一次恋爱的时候,只有奥利弗听说了。初恋过去了,新的爱情来了--而奥利弗依然是个忠实的朋友。他谈了几次恋爱,但总是和别的女人谈恋爱。去年,他和其中一个女人一起搬到了另一个地方。皮亚现在和一个同学住在一起。

他们不再经常见面,但当有机会时,他们又重新发现了以前的熟悉感。友谊是的,爱情不是,他们互相保证。
奥利弗在食堂里好好地喝了一口。皮亚看到了他喉结的动作,观察他的嘴唇是如何从瓶颈处松开的,观察他的手掌是如何在再次合上瓶口之前,用手掌划过瓶口,然后用手背带动自己的嘴唇。

"这水壶还能存在,真是太好了。"

"我想,我们的友谊还在,这就好了!"

奥利弗理所当然地把手放在皮亚的膝盖上。当他们互相交谈时,他经常这样做。

他看着她,"是啊,我也是。"

今天,她把他的手从她的膝盖上拿下来。

"你,奥利弗,但有些东西变了。"

"秀儿?有什么变化?"

"你不觉得吗?"

她的心跳到了脖子上,她害怕自己的暗示让她的友谊面临危险。但现在,她不能回去了。她也不想回去了。她以前对奥利弗没有秘密。
他看了看地面,捡起一片草叶,用右手食指缠住了它。时间屏住呼吸,蝴蝶继续飞舞。他又转身看向她。"是的,我感觉到它已经变长了。我不愿意承认,因为我害怕我们的相遇。"

"现在呢?" 现在,她将手放在他的膝盖上。她的声音里有一种颤抖。"让我们彼此坦诚相待----像往常一样?还是说,我们现在要互相隐瞒?"
奥利弗抗拒着她的目光,说:"不...........我是说,是的。是的,我们还是老实说吧--一如既往!"

他们互相拥抱,紧紧地依偎在一起,重新发现对方。蝴蝶在她的肚子里翩翩起舞。

版本说明     数据保护     图片www.pixabay.com